子桑曜

是真的。

Page Two:“心灵减压的第二步”
尝试把两张叠起来看效果👀感觉还不错
依旧没什么进步,还把纸给划破了……😓

Page One:“心灵减压的第一步”

第一次拿刀还粗糙得很,希望下一张能有所改善🤔

其实我不是想写文,只是想随便写点啥,来逃避一种自闭的状态。啊,不想要人管我……或许我应该写写字。

纪念第一次摆阵。
和咔厨朋友一起摆了幼驯染阵,感到十分开心并且还在吃土收各种好看的谷。
决定每个月都摆一次吧。
吃得土中土,方为人上人x

饿了想吃东西,看一看自己以前在外面浪的时候吃过的好吃的,再怀念一下家乡的美味。

盛夏的纸玫瑰,小君杨的作品。
就……手痒想修图。

【赤黑】借我

赤黑社会人士设定
第二人称 哲也视角
短篇 看样子是BE……?
私设有 哲也会抽烟
灵感源自木心《借我》
我就想写最后那句诗而已x

《借我》 木心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
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
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正文:

      你握着方向盘,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他刚刚打来电话,说喝了点酒,不方便开车,要你去接他。

      于是你现在正开车前往他公司的酒会地点。

      他是个事业心和责任心都很重的男人,公司的各项业务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以示表彰的年终酒会也一次都不曾落下,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要你去接过他,通常这种事情都是秘书代劳。

      你觉得他可能是喝醉了吧。

      新年夜,人们大多窝在自己的小屋里看红白歌会,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你一个人默默地前行着。

      一路上你的思绪纷飞,脑内闪过很多你们相处时的记忆碎片。

      彼时你说他属于夏天,你不喜欢夏天,只钟意秋的凉爽。

      但你说你喜欢赤司君。

      你还记得他当时笑着问你为什么这么觉得,你说因为他的笑容像太阳一般耀眼而温暖。
     
      他立马在38℃的夏天紧紧抱住你。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快乐。

      一起生活久了,彼此的缺点就会逐渐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

      你是个随性的人,讲究生活得惬意,喜欢赖床,喜欢看电影,喜欢赤着脚在屋内走来走去。他是个自律的人,追求生活得有节奏,习惯早起,习惯每晚看财经新闻,习惯草草解决一日三餐。

      这些年来你们在一起都为彼此改变了许多,你们约定好晚餐一定要在家里一起吃,早上最迟九点钟要起床。他可以搂着你一起看新闻,你可以监督他吃下你拿手的水煮蛋。你们的小家里有了名为幸福的气息。

      然而生活中还是会时不时发生些小摩擦,热恋时可以叫做情趣,而现在,这叫做争执。

      也许是褪去了热恋时的疯狂,逐渐冷静下来,对方原本看起来可爱的缺点逐渐变得难以忍受。

      争执多了,你也觉得无趣。

      不知不觉车已经开到了酒店楼下,远远地可以望见那一头耀眼的赤发。

      真是无论何时都不容忽视地存在感啊,你无奈地摇摇头。

      你看到他周身边还围着一群员工,大部分是女性。他们的老板平时虽然也很绅士,但工作中总是有一股难以接近的威严,现在这副微醺的样子,倒是显得亲切了不少。

      你莫名地感到一阵烦躁,你想到这么多年来你们的关系一直隐蔽着,你曾多次试图在这方面做出努力,而他就是不给你明确的回应。你连想让他去见见自己的朋友,也被他不动声色地推掉。

      你拿出一支烟,点燃,放到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在烟雾中,你望着那个赤发男人,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何必一直委屈自己,何必要维持一段见不得光的感情。他是财阀的独子,家族里断然不会让他与一个男人结婚,说不定老早就已经为他定好了哪家的小姐与他来一次商业联姻,说不定就连他自己,也从来没打算过要和你一起过一辈子。

      你低低地笑了,自嘲的笑容。这些都是你早该想到的,或许他今天要你来,就是为了让你看见这一幕刺激一下你,让你主动提出分手。

      赤司征十郎,你何必呢?

      抽完一根烟,你不悦地鸣了鸣喇叭,他注意到了你,于是跟下属匆匆告辞。

      他坐上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后你便迅速发动了车,没有说话。

      半路上你突然出声:“赤司君,我觉得果然还是秋天适合我呢,既不太热也不太冷,不像夏天,实在令人喜爱不起来啊。”

      他静静地听你说完,接着你的话说:“可你说过你喜欢我的,这就够了。”

      “赤司君你在擅自脑补些什么啊,刚才那些话仅仅是字面的意思而已,”你轻笑了一声,“况且……我大概也没那么喜欢你吧。”

      你看到他浑身一颤,“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赤司君你也是这样的吧。”你的声线一如既往的温柔,但处处暗含着刀子。

      他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神霎时变得清明,定定地看着你,似乎想要从你波澜不惊的表情中找出一丝玩笑的成分。

      很可惜,他失败了。

      你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当年在母亲墓碑前的他。你有些不忍心,腾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轻轻地说:“赤司君不要太在意了,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们好好回家吧。”

     听闻你的话,他抬起头来飞快地瞥了你一眼,用脑门蹭了蹭你的手心,然后闭上了眼睛陷入睡眠。

     啊,这个人呐,真是的,露出这样的表情还让我怎么狠得下心啊,你心想。

     不过赤司君,我确实对你撒谎了,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噢,只是我的喜欢,不会有结果啊。

     车一路稳稳地开到了家,把睡得昏昏沉沉的他扛上楼还花了你一点儿力气。到家后你把他放在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也拥着他沉沉睡去。

     你不知道的是你睡着后他压抑的哭泣。

    “那么哲也,把你的秋天借我好吗?”

      寒冬已至。

【赤黑】宠物情缘

原作向  短篇 HE
赤黑大学生设定
私设有 ooc尽量没有
二号视角 第一人称
情人节贺文

       我叫哲也二号,是一只黑白色的柴犬。
      
      请看清楚了,我是柴犬不是哈士奇,哪有这么聪明伶俐的二哈呀,我可是对篮球有一定感知力的,木吉前辈都这么说。
       
      我的主人叫做黑子哲也,是诚凛篮球部的首发队员。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和主人拥有一双相似的眼睛,水蓝色的,好看。也多亏了这双眼睛,我才能顺利混入诚凛篮球部,成为其中的一员(并不 吉祥物)。
       
      主人刚捡到我的时候我才两个月大,在主人的悉心照料下,我已经健康成长为一只人见人爱的帅气成年柴犬。虽然已经大到不能再趴在主人的头上撒娇这一点让我多少有些遗憾,我对自己的外表还是很满意的。
       
      但我最近有了一个甜蜜的烦恼:我好像恋爱了。

        讲道理我身为一只帅柴本来不应该有这种烦恼,但是情况特殊,我还在追求中,不过成功也指日可待了。
我在一次外出散步中邂逅了她。那天久违地出了太阳,主人便带我去了公园遛弯。我对这一块儿很熟,主人就没有给我戴狗链,事实上他也不常给我戴那玩意儿,所以我也基本上是“放飞自我”式地长大。
       
       我在前面撒欢地跑,刚想到我平时玩的草坪里尽情打滚的时候,我看到主人突然停下来和一个红头发的人讲起了话。他我有点儿印象,和主人打过比赛,那一场我还特地去给主人声援了的。这个人怎么形容好呢……和火神那个好欺负的笨蛋完全不一样,之前挺恐怖的,现在好像又不大一样了……总之是难以亲近的类型。今天他的心情似乎很好,和主人说话是一直面带微笑,特别不同的是他今天还牵了一只狗狗过来,而且是我和一样的柴犬!还是个漂亮妹妹!我的心情有点激动,感觉体内的雄性荷尔蒙一下子就被唤醒了。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奋力地对她摇摇尾巴,还很有风度地先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我就听到主人说:
       
      “太好了,二号看起来很喜欢你家奈奈呢。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实在很难想象赤司君会养一条——呃柴犬。”
       
       主人似乎是在憋笑,肩膀一抖一抖的。这时红头发的赤司君发话了:
       
      “是吗?看到黑子你养得那么开心我也想试试。不过养柴犬确实挺有趣的,还可以捏脸,很可爱。”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那么可爱的奈奈竟然已经被他蹂躏过了么……主人从来都不捏我的脸,他喜欢撸我胸前的一撮毛,每次他一伸手我就顺势躺倒撒娇。这样多好多温馨!我和主人之间还有个亲密的小动作:互相抵住对方的额头,轻轻地磨蹭。我喜欢这个动作,因为可以闻到主人身上香香的味道,应该是衣物柔顺剂,嗯。
       
       我有些同情地朝奈奈看去,可是奈奈竟然不理我,还把头扭向了另一边。我很纳闷:不可能呀,我明明这么魅力十足,小区那一片的母狗都为我倾倒,我油光水亮的毛发每次都能吸引她们的目光……等等、慢着慢着,我好像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上一周因为天气热,主人怕我热着了,就带我去美容院剪了个毛……我身上的毛被稀稀拉拉地剪了一圈,现在肯定很难看,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呜呜呜~

        这是一次失败的见面。那天因为这么一出,我连打滚的心情都没有了,主人丢出去的小球我都没能及时咬住。我很沮丧,心想下次一定要扳回一成。

        机会很快就来了,而且多得是。自打上次公园里那一面之后主人和红头发赤司君的见面次数就频繁了起来,有时不仅仅是在公园了,还一起上街给我们买狗粮,带我们去游泳,甚至在大学里也见面。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我的毛又重新长回来了,我高兴得追着自己的尾巴原地转了三圈,立刻汪汪两声表示“我现在很酷我要见奈奈”,不知道主人听没听懂,反正最后我是见到了奈奈的。
       
       这一次我们带去了一家猫咖,我看到那些猫感觉有点可爱,小小一团,都喜欢舔自己身上的毛。反倒是奈奈看上去有点紧张,可能没见过这么大阵仗,被吓到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能不抓住呢?我马上靠在奈奈身边,用自己的尾巴勾住奈奈的,舔了舔她的耳朵,我是在安抚她。她变得有点害羞,用爪子轻轻挠了挠地。我看出有戏,立马蹭得更起劲了,更值得高兴的是奈奈也没有表现出不情愿,我觉得她可能是今天被我帅到外加日久生情。当然啦,接受我这么有魅力的柴犬是必然的事情啦,我是这么觉得的。
       
       我回过头想朝我的主人炫耀一下,却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那个红头发赤司君居然用他的爪子捧着我主人的脸,还紧紧地抵着主人的额头,我看到主人的脸都通红了,支支吾吾地说着:
      
       “赤、赤司君,你干什么啊,二号和奈奈可都看着呢……”
       
       我立刻会意对他汪汪汪,叫他快点放下他的臭爪子不要抢走我的主人只有我能和主人这样做吧啦吧啦,但是他好像没听到似的,
       
       “黑子你在顾及些什么呢,本来就是想把他们俩凑成一对的吧?让他们好好看着学学怎么样?”
啊啊啊这个臭小子竟敢调戏我的主人,我真是气死啦!但是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是有必要学一学怎么把妹了,好牢牢套住奈奈的心。
       
       于是我拉着奈奈一起在桌旁坐下,眼巴巴地盼着他们的下一步动作。结果却看到红头发拿过一旁的菜单遮住了他和主人的脸,还轻笑出声,
      
      “啊啦,好孩子可不能看这种限制级的画面噢~”声音充满愉悦感,片刻后我似乎还听到了可疑的水渍声和主人的喘息,真是越想越气,这可是被一本正经地耍了啊!我不服气,你们想欺负单身狗可欺负不着我们,没想到奈奈竟然反应更激烈,一爪就把我掀翻在地,定定地看着我。
    
       啊,爱情啊,多么美好。
       
      那边的两人也气氛正好,主人的脸红扑扑的,但却拿出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推到红头发赤司君的面前,气鼓鼓地开口:
     
      “虽然被赤司君抢先了很不甘心,但还是把这个交给你好了。”
     
      “还有赤司君,你可别反悔。”
     
      “怎么会呢,黑子,倒不如说迟钝的黑子终于醒悟了让我比什么都高兴。”
     
      “再说小心我的加速传球。”
     
      “是是是,我的小王子。”
      
       情意绵绵。
       
       屋内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拍着玩玩,颗粒感挺好看的。
小君杨的花花折得好看。